热词:扶贫 慈善 责任 养老 儿童 教育 捐赠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度 » 热度企业
猫眼业绩诡异如谜:光线增资前后 利润反复变脸
2018-10-13    来源:虎嗅

“精明”。

 

翻开报道,对于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sz.300251,下称“光线”“光线传媒”)的董事长王长田,这可以说是媒体最多的一个评价。

 

这种风格也贯穿于光线的行事风格。在以往的合作或是光线的投资之中,光线吃亏或是赔钱的案例并不多见。

 

“像光线,只能先咬一口试试,好吃了再吃第二口、第三口,不好吃了就吐出去,所以我投资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小公司。”在2017年的一个活动上,王长田曾如是评价光线的投资逻辑。

 

猫眼则是光线近两年来最重要也最贵的一笔投资。尽管光线的母公司控股了猫眼,但是光线传媒持股猫眼比例却不到20%,因此也并未在其年报上对猫眼业绩进行详细披露。而光线在去年将其股权从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转为长期股权投资的科目调整,给光线传媒带来了超过1亿的投资收益。

 

在光线传媒去年9月增持猫眼之后,壹娱观察在其年报中发现,其长期股权投资中对联营、合营企业投资中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收益中,猫眼微影一栏的数额为-37.9万,根据光线19.35%的持股比例推算,猫眼2017年9月到12月之间,亏损额度在195.8万(不考虑其他会计调整及关联方交易等)。而在2017年5月,光线公布过一次猫眼的业绩,宣布其已经扭亏为盈,在2017年的前5个月营收10.32亿,盈利了7313万。

 

猫眼的经营业绩到底几何,一直是一个谜。光线传媒在去年的三份公告中,猫眼的净利润曾经连续变动三次,从亏损5.11亿,到亏损1.09亿,再到盈利199.5万元,而在一切都发生在半年之内,堪称神奇。

 

猫眼的业绩为何会反复巨变?对于猫眼或者其他业务,光线到底想要什么样的打法和策略?2017年王长田口中将要独立上市的猫眼,会是下一个“不好吃了就吐出去”吗?

 

折戟的票房与光线的套路

 

尽管2017年全国的票房有所回暖,增幅重回10%以上,但是对于光线传媒来说,去年却是不折不扣的电影小年,其2017年主控电影总票房相比2016年降幅超过50%,这也进一步影响到了光线的经营业绩。2017年,光线营收18.4亿元,同比增幅6.48%;净利润8.2亿元,增幅10.02%,在影视公司中增速不算靠前。而其扣非净利则为4.6亿元,相较去年的5.2亿减少了11%,意味着光线除去投资收益、政府补助等之外,去年在主营业务上的利润是在下降的。

 

在2017年光线主要参投的影片中,《大闹天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嫌疑人X的献身》这四部排名前四的影片票房分贝只有7.56亿、5.34亿、4.58亿和4.01亿,相比去年火热的电影市场,成绩最好的《大闹天竺》也仅排名2017年的票房第17名。去年光线主要参投的影片,总计票房只有30亿元左右。

 

而2016年光线传媒曾参投、发行了《美人鱼》《谁的青春不迷茫》《火锅英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13部影片,加上2015年发行、票房计入2016年的2部电影《寻龙诀》《恶棍天使》,共揽下64.2亿元票房。

 

票房不够,投资来凑,去年光线投资收益3.7亿,占到了利润总额的44.9%,而如此多的投资收益也大幅减少了光线的所得税费用,从而进一步提升了光线的利润情况。

 

除了3.7亿的投资收益之外,光线还有高达1.62亿,主要由杭州热锋业绩对赌未完成的补偿收入带来的营业外收入,这两项收入占比便达到了光线去年利润总额的64.6%。

 

光线传媒去年的营业利润只有6.72亿,相比2016年的7.94亿减少了15%。在合并利润表里,公司2016年的利润总额为8.15亿,2017年的利润总额为8.23亿,增幅只有0.7%;但是光线传媒2017年的所得税费用只有239万,相比2016年的7572万大幅度减少,由此净利润也有了超过10%的增幅。


有注册会计师告知壹娱观察记者,从光线去年年报中所得税费用的明细来看,所得税费用大幅减少的一个原因是2017年利润表中确认了大量的投资收益,包括权益法下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投资收益及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由于增持猫眼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转为长期股权投资调整的投资收益)取得的投资收益。由于我国现行税法和会计的暂时性差异,导致该部分投资收益需要在所得税申报时进行纳税调减,从而导致所得税费用出现大幅下降。

 

比投资收益减少税费更多的,是光线通过子公司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节省了大量税费。年报显示,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10亿,营业利润与净利润都超过了4亿,而霍尔果斯则对注册企业有“所得税五年免征”的优惠政策。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在年报中以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资产一栏中,“本期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4.59亿,这也就意味着,去年光线炒股还赔了4.6亿。

 

尽管业绩增长不佳,但是光线整体的毛利率并不低。2017年公司整体毛利41.3%,电影及衍生品业务毛利率44%,在业内都属于领先的地位。

 

光线这几年最擅长的便是新人导演+小体量影片带来的票房爆发。翻开光线过往几年的影片就可以看到。2012年徐峥的《泰囧》(12.6亿)、2013年赵薇的《致青春》(7.2亿)、2014年邓超的《分手大师》(6.6亿)、苏有朋的《左耳》(4.8亿),无一不赚得盆满钵满。

 

偶尔保守的王长田,在投资演员导演上却不含糊。“徐峥从来没有搞过电影,给我讲20分钟故事,要2500万,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谈起在《泰囧》上的投资时,王长田颇为自豪。这部投入才3000万的影片,最终票房12.7亿元,光线分账收入超过4亿元。

 

在光线的操持下,用这种套路拍出来的影片几乎全是一个稳赚不赔的好生意。自带话题的明星新人导演,结合光线最擅长的宣发,可以带来全民级别的话题热度。靠此一招,光线这几年来大赚无数。即便是去年口碑扑街的《大闹天竺》,最终仍然拿到了超过7.5亿票房,光线同样不赔钱。

 

而到了今年的《后来的我们》,则更是一次教科书般的光线套路,新人导演+成功营销+全民狂欢,低成本影片拿下10亿+票房。至于影片真实质量到底几何,在全民陷入“后来”回忆杀的狂欢下,谁还在乎?

 

光线到底想做什么?

 

王长田在去年曾经如是表示光线的投资逻辑:


“我们的投资方法和万达显然是很不一样的,王老板是指点江山、激扬资本、气吞万里如虎,遇到好吃的一口吃下,然后再慢慢消化;但光线只能先咬一口试试,好吃了再吃第二口、第三口,不好吃了就吐出去,所以我投资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小公司。”

 

王长田在去年曾经如是表示光线的投资逻辑。

 

在那之前的两年,光线投资了大量分布在不同领域的60家公司,其中包括动画领域的18家公司。王长田在2016年一度表示当年年底将投资超过70家公司,并且说:“我们目标是成为中国内容产业无法轻易逾越的高峰,或是无法绕过的河流,未来重要的娱乐产品,大都与光线有关。”

 

快到2016年年底王长田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光线的投资步伐有所放缓:“很多被投资公司已经开始在与光线合作项目,所以在项目上会花很多时间,甚至还有个别有可能退出,做一些投后整理,数量比原来预期少,到年底总投资数量会达到60家。”

 

在2016年,王长田还数次表露过光线在VR上面的野心。3月份,王长田发布微博称:“在默默无名潜心研究VR、AR三年之后,今天光线VR生态终于确定了名字,从此光线VR平台、VR拍摄设备、VR终端、VR云各自名花有主、名正言顺!过段时间正式公布名称、标志和产品!”而短短两年不到,VR却几乎没再出现在光线的布局或是公告之中。

 

再早两年,光线还曾对先看网络寄予厚望,并想将其做成中国最大的电影视频网站,甚至做成“中国版Netflix”。其与奇虎360于2014年共同出资成立不到一年后,奇虎360便撤资退出。随后先看曝出了高管离职、裁员等新闻,其视频网站的方向也被放弃。

 

在2017年年报的发展战略上,光线还表示未来“发力电视剧(含网剧)业务,培育新的增长动力”。但是翻开年报,起家于娱乐新闻与电视剧的光线,电视剧业务营收占比已经只剩2.74%。而在今年年初,光线还出售了其持有的新丽传媒的股份。无疑光线还有其电视剧方向的制作力量,但是放弃新丽这样目前国内最稳定的优质电视剧制作方,是否与其在电视剧上的发展策略背道而驰?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次有利可图下的精明出手。要知道,这一笔交易,为光线带来了超过20亿的净利润。

 

尽管光线这两年“不好吃就吐了”的业务不少,但是目前来看,光线在动漫上的投资已然成型,具备了一定的领先优势,也产出过《大鱼海棠》等优秀的国产动画。光线也在2017年年报的公司发展战略中表示会“强化动漫业务,巩固已有优势地位。

 

实际上,光线的发展野心也行比年报上可见的发展战略要更大。王长田心在去年10月的一个采访中曾表示,光线早已清晰地规划出“三步走”的路线图:“现在光线传媒已经走了第一步,第二步刚刚开始,未来光线传媒将会成为一家‘全内容+全渠道’的娱乐集团,像迪士尼那样。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想成为迪士尼,衍生品及实景娱乐便是不得不涉及到的业务。2016年,光线传媒开始涉足电商及衍生品。在壹娱观察2017年初的采访中,当时光线2016年主投的每一部电影都做了衍生品,《大鱼海棠》的销售额最终超过了3000万,对于2016年的光线来说,算是其最成功的衍生品案例。当时他说:“《大鱼海棠》的衍生品我们做了两三百种,可以说衣食住行都覆盖了,一些商家甚至都惊讶‘电影产品怎么还会有这些东西’。”

 

不过,在2017年底,在天猫店铺的光线旗舰店的衍生品便突然下架,而如今已经搜不到光线的衍生品商店。而知情人士告诉壹娱观察,光线的衍生品部门,“已经解散了”,但是具体解散的原因,其并没有告诉壹娱观记者。

 

在衍生品部门解散的前后,光线公告称将在扬州打造投资额度达100亿元人民币的娱乐综合体。今年的业绩说明会上,王长田表示:“目前我们的实景娱乐业务还在规划之中,投资规模和具体项目都处于早期预估阶段,但是我们对扬州项目给予了足够的重视,我们希望做的是产业基地+实景娱乐,早期的重点可能主要在产业基地。”

 

与衍生品类似,在实景娱乐上,由于缺少足够吸引人的IP,因此国内的实景娱乐多数是挂羊头卖狗肉,罕有实际能盈利的项目。如果想成为迪士尼,实景娱乐是必不可少的项目。有一点令人担忧的是,光线的衍生品业务似乎在开展并不顺利之后短短一年内就直接消失了,而实景娱乐这项在中国还没人能证明有稳定盈利能力的业务,会被保存多久?

 

谜一般的猫眼业绩

 

无论光线未来的业务或者投资会如何布局,猫眼都是其近两年来最大的一项投资。在光线2016年收购猫眼股权之后,当年的年报之中,光线评价“公司对猫眼的投资是‘内容+互联网’跨界合作的重要事件,已经并将持续对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无论光线还是猫眼,都是目前国内发行市场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光线+猫眼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深远影响,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国内的宣发市场的确在“光线+猫眼”的组合中产生了一些变化。

 

《后来的我们》发生在4月末的退票事件,目前仍然没有合理解释。不过,在壹娱观察5月的退票复盘稿件之中,我们曾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在过去一年退票最多的8部国产影片之中,有5部都由光线或是猫眼发行,猫眼退票率最高的两部影片《后来的我们》与《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都是猫眼主发行。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壹娱观察并不清楚。但是猫眼已经在2017年给光线带来了不菲的投资收益。

 

在2017年的年报中,光线的非经营性损益中有一笔1.4亿元的投资收益,光线解释为“主要是公司报告期内增持了天津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股权,公司原持有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与其对应公允价值之间的差额确认的投资收益及出售天神娱乐股票的投资收益”。

 

这笔收益背后的买卖关系错综复杂。2017年,猫眼完成了与娱票儿之间的合并,而光线与猫眼以及光线的母公司光线控股之间也产生了大量的关联交易,猫眼在上市公司报表中也从“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变更为“长期股权投资”,而后产生了大量的投资收益,导致上市公司会计利润增加。

 

早在2016年5月27日,光线系以光线传媒6%股份(价值23.99亿元)和23.83亿元现金获得猫眼电影合计57.4%的股权,其中非上市公司光线控股持有猫眼文化38.40%股权,光线传媒持股19.00%,当时猫眼的估值为83.31亿,光线系以23.83亿元的资金加股份取得猫眼83亿估值中价值47.8亿元的股份。

 

2017年5月31日,光线传媒作价1.3亿将网票网68.55%的股权转让给猫眼,尔后8月份光线控股继续以17.76亿元的对价购买了上海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猫眼文化19.73%的股权,此时光线控股持有猫眼文化股权达到了58.13%,光线传媒仍持有19.00%的股权,光线共计持有猫眼文化77.13%的股权。根据交易价格计算,当时猫眼的整体估值约为90亿元。光线系又花了17.76亿元,同时赚了1.3亿元,总计花出40.29亿元,取得猫眼90亿元估值中价值69.4亿元的股份,在此之前57.4%的股权,已经通过估值的上升取得了数字上近4亿元的盈余。

 

在今年猫眼与娱票儿合并前,光线传媒以9.9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光线控股持有的猫眼11.1%的股份,此时猫眼的估值仍然为90亿,光线传媒持有31.1%的股份。两周之后,娱票儿与猫眼合并,娱票儿的业务通过股份计入猫眼,新的“猫眼微影”估值变成了136亿,光线传媒的股份变为19.83%。当时猫眼的估值为136亿,而壹娱观察当时报道猫眼微影最终估值在200亿,合并还会分批次注入资金。

 

去年11月,腾讯又对新猫眼注资10亿,由此新猫眼的估值达到了200亿,整个光线系持有的股份价值也不断在升高。这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操作背后,光线传媒将对猫眼的投资由“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变更为了“长期股权投资”,并由此与出售天神娱乐的股权一起,为光线带来了超过1.4亿元的净利润。

 

在光线传媒去年9月增持猫眼之后,壹娱观察在其年报中发现,联营企业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收益中,猫眼微影一栏的数额为-37.9万,根据光线披露的19.35%的持股比例推算,猫眼2017年9月5日到12月之间,亏损额度在195.8万。而在2017年5月,光线公布过一次猫眼的业绩,宣布其已经扭亏为盈,在2017年的前5个月营收10.32亿,盈利了7313万。

 

猫眼2017年业绩到底盈利没?目前来看只知道前5个月盈利7313万,后3个月亏损将近200万,或许合并影响了猫眼的业绩,但是其真实业绩也没有被披露出来。相比2017年,更加扑朔迷离的是猫眼2016年的业绩,在光线短短半年的3份公告之中,猫眼的净利润足足变化了5亿元之巨。

 

去年5月,光线传媒发布的《关于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中显示,猫眼电影2016年实现影业收入10.53亿元,亏损5.11亿元。而时隔4个月之后,光线传媒再次发布的《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的文件中,猫眼电影2016年的亏损金额从 5.11 亿元减少到 1.09 亿元。

 

到了去年10月,光线传媒发布的《公开发行2017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募集说明书》公告显示,猫眼电影在2016年实现营收6.89亿元,收入较之前缩水超过40%,但是净利润数额为199.52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猫眼的业绩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壹娱观察曾经向光线传媒抛出过问题,但是并未得到回复。光线传媒收购的是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股权,但是其还同时拥有数家关联企业,包括北京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猫眼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天津猫眼影业有限公司等。当时有会计师告诉壹娱观察:“上市公司对经营业绩的会计处理有很多空间,其可能把猫眼的成本转移到其他关联公司当中,以此来增加净利润,这样公司公开的业务数据更好看,但也并不违规。”

 

即便一些会计处理手段并不违规,但是对于要独立上市的猫眼来说,它的业绩能代表猫眼的真实盈利水平吗?猫眼业绩的变化,是否能有合理的解释?如果不明不白的走到二级市场,是否会让股民受损?截至发稿,光线传媒并没有回复壹娱观察。

 

怕是到猫眼上市前公布财报那天,也看不清楚。

(责任编辑:升平)

阅读排行